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美女逗无忌
三美女逗无忌

话说张无忌与赵敏、周芷若、小昭、殷篱以及义父金毛狮王谢逊和紫杉龙王黛琦丝等七人乘坐着一艘小船,避开了波斯人的追杀,在茫茫的大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泊着,正当粮食和水即将用尽之时,终于看见了一座小岛,众人奋力将小船划靠了岸。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张无忌抱着昏迷的殷篱,小昭搀扶着受伤的母亲,周、赵二人也一左一右地牵着狮王的手,怕他看不见而跌倒。大家相互扶持着登上了小岛,找到一块空地坐了下来。

  几人休息片刻,又将剩下的食物都分来吃了,顿时体力和精神都好了很多。

  狮王发话道:“老天爷待我等也算不薄,在水尽粮绝之际竟然又给了我们一个栖身的小岛,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众人皆喜道正是如此。只有周芷若却是一脸的愁云。张无忌看了,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芷若妹妹,你也受伤了么?”

  周芷若叹了一口气,道:“哎,这个荒岛远离大陆,也不知道在不在航道的附近,如果不在的话,我等何时才能回到中原。在这荒岛之上也不知有没有食物和淡水,就算是有,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猛兽和怪物,我好不心烦啊。”听了这话,大伙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赵敏说道:“回不了中原也比葬身大海要好啊,狮王一个人不也在冰火岛生活了这么久,我们这么多人又有何惧?就算是有猛兽和怪物,我们有倚天剑和屠龙刀在手,加上张大教主的九阳神功,还怕它不成?”

  话音刚落,谢逊将屠龙刀猛插入地上,傲然说道:“赵姑娘的话深得我意,我们这几人难道还会饿死在这小岛上不成?大伙儿现在必须同心协力,就算是暂时回不了中原,也不能放弃生的希望,你们说怎样?”

  “好,我们就听谢三哥的,一切由谢三哥做主。”紫杉龙王黛琦丝说道。

  这一来,大家都一致同意狮王的话,就算是刚才不开心的周芷若也顿时充满了希望。

  狮王知道大家已经有了求生的意志,感到很是欣慰,说道:“好吧,就由我来发号施令,毕竟我在荒岛上生活过二十几年。无忌孩儿,现在殷姑娘和我紫杉妹子均有伤在身,需要有人照顾,我呢,是个瞎子,小昭姑娘比较心细,我和她就留下照顾伤者。你呢,就和周姑娘、赵姑娘去打探打探这个岛的大致情况,看看有没有人烟,然后找一个好一点的住处,顺便再想办法弄些吃的回来。记住,一切要小心为是,发现有不明的事物,不可冒然行事,知道了吗?”

  张无忌应声道:“知道了,义父。”

  张无忌转头对周赵二人说道:“周姑娘、赵姑娘,准备好了吗?咱们出发吧。”

  二女皆应道:“准备好了,走吧!”于是三人结伴,向岛的深处进发。

  一路上,三人仔细地观察着这个小岛,发现这个岛上的树木郁郁葱葱,遍地繁花似锦,处处鸟语花香,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树林里蜿蜒而出,流向大海,小溪里的鱼虾成群结队,偶尔还会有一两只小鹿或者是小羊从小溪两边跳过,简直是一派人间天堂的景象。三人看得如痴如醉,竟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欣赏了半个时辰,赵敏才恍然清醒,对还沉浸在美景之中的张无忌说道:“喂,张大教主,我们赶紧完成你义父交给的任务吧,这些景色以后再看也不迟啊。”

  张无忌却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连声说道:“对对,我们先去找个住处,把大家安顿好再说,不过这里的景色真的是好美啊,好美啊!”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挪动身子。

  赵敏无奈,只得求助周芷若,“周姑娘,你劝一劝这傻小子吧,要不然天黑了我们都回不去。”

  周芷若却冷冷说道:“我也想和无忌哥哥多看看这里的风景,如果赵姑娘你着急,就先走一步吧,对了,顺便说一句,我无忌哥哥可不是什么傻小子。”

  赵敏听罢,气得花容失色,恨不得立刻拔出倚天剑,一剑杀了周芷若。可是赵敏始终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她只是咬着牙,暗暗骂道:“你这贱人,早知道我就在万安寺破了你的相,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哼,现在杀了你恐怕会惹得傻小子和谢老爷子不高兴,这笔帐我先记着,日后要你好看。”

  赵敏的心思机敏,刚才虽被周芷若一顿抢白,心里不痛快的同时,却也有了主意,只见她笑呵呵的对周、张二人说道:“看风景嘛,前面有一座山,不是很难爬,但却是这岛上的最高峰,不如我们到那里去,可以看到的景色就更多了,对不对?”

  张无忌听了非常高兴,对周芷若说道:“这话很有道理,我们一起去吧。”

  说罢已经走到了二女的前面。周芷若无奈,狠狠地瞪了赵敏一眼,也只得跟着前行。

  不一会儿,三人就登上了山顶,山顶上视野开阔,全岛的状况一览无余。

  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岛,呈椭圆形,东西较长,南北稍窄,从岛的东边走到西边,也就是三四个时辰的路程,整座岛上看不到有人烟的迹象。脚下的这座山位于岛的东南部,是全岛唯一的一座山,在西北方有一个湖,湖边景色宜人,从山上流下的泉水全都汇集到了湖中,满出去的水从三条小溪又流入大海,刚才看见的小溪就是其中的一条。在湖中甚至还有一座小岛,离岸很近,只需修一座小桥就可以登上这座岛中岛。

  张无忌提议道:“如果把家安在岛上,应该比较理想。”

  “当然,前提是湖里面没有鳄鱼。”周芷若说道。

  张无忌笑道:“这么美的小岛,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怎么会有这种凶残的动物呢?再说,我们刚才走了那么久,也没见这一只猛兽啊。”

  赵敏说道:“有没有去看看便知道了。”

  张无忌说道:“走吧,我们到湖边看看去。”

  下山途中,三人顺道摘了些果子,张无忌还采了草药,打了一些野味。

  三人又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湖边,经过仔细地察看,发现湖中除了鱼虾之外,就是一些水鸟,更本就没有鳄鱼等猛兽。三人这才放心,于是由张无忌回到海岸边,将谢逊等人带到这里,赵、周二人则在湖边生火烤野味,虽然刚才两女之间有一点不愉快,但是赵敏却不介怀,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而周芷若想到赵敏间接害死了她的师傅,所以对赵敏就心存芥蒂,但是由于身处荒岛,也只能先放下仇怨,这一点周芷若倒也还是能明白的。

  七个人终于在湖边相聚了。殷篱也已经清醒了一些,众人一边吃着可口的野味,一边谈论这岛上的情形,心情都非常的放松。

  听完无忌等人对小岛的大致介绍,谢逊提议道:“当年我在的荒岛上有冰又有火山,所以叫做冰火岛,如今能够来到这个小岛,也是上天对我等的眷顾之情,而我听无忌说这岛上的景色又是如此的迷人,不如我们就把这座岛叫做情色岛吧,你们看如何?”

  “那我们登上岛的那段海岸线不就叫情色海岸线了?”赵敏微笑着附和道。

  “好啊,好啊!”其余的人均齐声欢呼。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决定使得在另外一个时空的无数双眼睛得以好奇地窥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谢逊又说道:“看来我们要在情色岛上生活一段时间了,等殷篱姑娘和紫杉妹子的伤好了以后,咱们就修建自己的住房,现在就先将就些,不过这湖边的条件也还是不错的。”

  这样过了大约十来天,伤员都已经痊愈了。于是众人在谢逊的指挥下,动起手来,利用倚天剑和屠龙刀为工具,盖房的盖房,修桥的修桥,做饭的做饭,不到一个月,就在湖边架起了一座通向小岛的吊桥,在岛上还建起了一座房子,分有四间,家具也都一应俱全。谢逊和张无忌住一间,众女住一间,一间作厨房,一间大伙儿共用。在岛中岛的另一边还修建了一间厕所。

  在这期间,张无忌等人又将岛上的情形详细地打探过几次,最终确定这是一个没有人烟的荒岛,岛上没有发现猛兽,至少到现在没有,只有温顺的岩羊和梅花鹿是最大型的动物了。当然,野兔、山鸡、猴子等小动物也不少。最凶猛的野兽大概就是岛上的几群野狼和野狗,这对于张无忌等人说来当然算不得什么。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晚上睡觉时,还是要将吊桥收起来,以防不测。

  在这期间,周芷若一直没有发现有船只经过海面,说明这个岛远离航线。看来要想回到中原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后来经过谢逊的考察,发现情色岛上的树木没有一种是适合造远航船只的,而且这里的海流情况非常复杂,风向又没有规律,冒然造船出海必定是死路一条。所以造船出海的想法也被彻底否定了。

  既然要在情色岛上常住,众人就只好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来改善生活条件,虽然情色岛的面积不大,但是却物产丰富,需要的原材料一应俱全,许多日常用具被一件一件地造了出来,这些对于长年居住在冰火岛的谢逊和张无忌来说,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加上又有五女相助,更是轻而易举。每天打鱼狩猎,摘野果,赵敏还逮了些羊来喂养,不久就有了自己的牧场,还喝上了羊奶。

  到了晚上,大家围着篝火,听谢逊和黛琦丝谈论着江湖的往事,或者听小昭唱波斯的歌谣,兴致好的时候大家还会一起合唱,大伙儿在情色岛上的生活倒也平静祥和。这期间,殷篱在张无忌的照料下,连脸上的疤痕都去掉了,又恢复了往日俏丽动人的容貌。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渐渐的有一些大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出现了。

  早在小船上时,张无忌就对四女胡思乱想,还做过四女共事一夫的美梦。而四女也对张无忌是芳心暗许。可是由于一路之上大家都是在逃命奔波,一些私心杂念也只是一扫而过,不会在心中停留片刻。

  而现在生活基本安定下来,温饱也不是问题。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张无忌本也算是个谦谦君子,可是此时他正当壮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天天面对这四位对自己早生情意的美貌女子,教他如何能心静如水,如何能坐怀不乱?

  但是他对于男女之事也不是非常明白,只知道有时候看到她们自己的下身会变得很硬,很粗壮,很想冲上去抱住她们,甚至连黛琦丝也让他有这种冲动,这让张无忌既感到兴奋又感到羞耻,况且在义父面前,如何能做出苟且之事。为此张无忌感到非常的苦恼。

  四女虽然对张无忌心仪已久,但大家都是女孩儿家,虽然想与张无忌亲近,却也害怕给其余的三女看轻了自己,所以均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情欲,不让别人看出。

  也只有赵敏,她始终是蒙古人,敢爱敢恨,常常拉着张无忌的手,非要让张无忌和她到海边或是树林里去,四下无人时,两人均面红心跳,四目相对,干柴烈火,一触即发,而这时候,周芷若一定会准时出现,然后说:“无忌哥哥,你和赵姑娘在干什么?我没有妨碍你们吧。”

  这叫二人好不扫兴。可是这个岛就这么大,随便到哪里也不容易躲开。二人只好作罢,此时,赵敏往往会下身湿了一片,而周芷若也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

  殷篱的身体尚在恢复之中,虽然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她还不会像周赵二人那样饥渴,只是常常要求张无忌把她搂在怀里,喂饭给她吃,就已经很满足了。小昭对于男女之事,也还是不太清楚,只是有时看着张无忌的时候,心里会一阵激荡,心跳加快,于是赶忙扭头走开,对任何人也不敢提起自己的感受。

  这四女一男在情色岛上就这样时而兴奋、时而尴尬、时而害羞地相处着。那种感觉就好像离天堂近在咫尺但却又遥不可及。但是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或许是他们不懂,也或许是太好面子,总之,每天晚上,这几个人都越来越难以入睡。一团欲望之火在无情的灼烧着他们尚未成熟的心身。

  这一切谢逊当然不会看见,然而黛琦丝却是一个明白之人,也是一个过来之人。事实上黛琦丝自己现在也是四十余岁,正值虎狼之年,早年丧夫的她对于情欲本来也已经淡薄,毕竟早年在波斯就受过禁欲思想的灌输,所以这么些年来在江湖上行走,再也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勾起她的情欲,而美艳绝伦的黛琦丝化装成金花婆婆之后,自然也不会成为任何人幻想的对象。

  在岛上的这段时间,去掉了伪装的黛琦丝在身体和性情上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身体里压抑很久的情欲已经像即将喷发的火山,只是早晚的问题,对此黛琦丝自己很清楚,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是感到下身经常处于湿漉漉的一片,尤其是看见张无忌与四女打情骂俏之时,更是如此。然而张无忌是自己的未来的女婿,当然不能对他有所行动,所以唯一可以考虑的是从前的结义兄弟谢三哥。

  每当谢逊温柔地叫她紫杉妹子的时候,她就会想起从前在光明顶上,杨逍、范遥和其他明教弟子围在她身边大献殷勤的日子。如果在这情色岛上要选个伴侣共渡过余生的话,谢三哥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而且谢三哥他身体高大健壮,多年的漂泊生活并没有使他变得虚弱,相反是更加的强壮了。

  想到这里黛琦丝的心跳不禁加快,脸上也罩上一层红霞。可是由于谢逊的眼睛不方便,自己的想法又开不了口,再说,如果遭到拒绝的话,自己宁可自杀算了。怎么才能让谢三哥明白我的心意呢?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黛琦丝。

  登岛之时,穿在大家身上的那身衣服已经磨损的差不多了,情色岛上的气候一直都很炎热,就算是有兽皮制成的衣服也不会有人愿意去穿。于是就都将就破损的衣服穿着,现在这些破损的衣服早就无法将身体完全遮挡住了,只好将各自的关键部位先保护起来,以免被别人瞧见,对于五位女子来说,别人就指的是张无忌一人,因为谢逊是看不见的。

  虽然岛上就只有他们七个人,可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礼仪还是要遵守的。实际上,张无忌和谢逊只有一条短裤遮羞,而五女也只有靠上身的一件肚兜和一条内裤以及破损不堪的裙子(事实上已经不能叫住裙子,只能叫布条)来维持着自己的一丝尊严。

  但是一条条玉腿玉臂都曝露在外,张无忌要想不看都不行,所以张无忌的下面常常是顶得老高老高的,又怕被五女看破,还得要想法掩饰,让黛琦丝看了暗自好笑。而张无忌和谢逊的一身健壮的肌肉也让五女看得心驰神摇。

  最让五女困扰的是清洗衣物的时候,由于没有换的衣服,所以只好选择在夜晚将衣物清洗干净,第二天再穿上,那么这段时间就是光着身子的,所以必须避开张无忌才行,平时倒没什么,可是一旦例假来了,天天都要注意清洗,而且要是让张无忌那小子看见了,还要逮着你问半天,问你是不是有伤口啊,我给你看看啊,为什么还在流血啊之类的话,让人好不尴尬。

  有一次大伙儿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张无忌发现小昭雪白的大腿上竟然有血迹流下,居然就当着大家的面关切地对小昭说:“哎呀,小昭妹妹,你的腿受伤了,让我瞧瞧,我给你包扎一下,再上点草药,不然会感染的。”

  当时小昭窘得一下子跑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说:“我没事,不要你看,也不要你管。”

  张无忌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向其他的人问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小昭妹子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其余四女皆笑而不答,谢逊倒还明白些,说道:“无忌孩儿,女孩子的事情你不要去管这么多,懂吗?”

  张无忌道:“义父,她在流血啊,难道我也不管?”

  “叫你不要管你就不要管,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谢逊假装发怒道。此时众女已经笑做了一团。张无忌只好把满肚子的疑惑都放到一边,涨红着脸埋头吃他的饭,看他这样,众女又是一阵哄笑。

  张无忌私下也悄悄问过赵敏这是怎么回事,赵敏一脸的红霞,笑而不答;张无忌又只好去问周芷若,周芷若嗔怒道:“你自己去问那个妖女,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办法,只好问表妹殷篱:“表妹,那天小昭妹子为何生气?”

  殷篱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义父让你别问,你还问,要不要我再给你一下?”

  “不说就算了,干嘛还打人啊,我要去打猎,不和你说了。”张无忌心虚的赶快溜走了,只留下殷篱站在那里偷笑。

  小昭是张无忌的丫环,所以张无忌的衣服一直是有小昭帮他清洗,有一次小昭让张无忌把衣物拿来洗,其实就是那条贴身的短裤,张无忌躲在房里,说什么不肯将短裤拿给小昭,小昭无奈只得威胁道:“无忌哥哥,你再不给我,我就让赵姑娘和你表妹她们进来脱了,看你到时候怎么办?”张无忌没办法,只得将内裤递出门外。

  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小昭当着大家的面问张无忌:“无忌哥哥,为何你的内裤上有一大团浆糊呢?你从哪里弄来的?脏死了。”

  赵敏、周芷若和殷篱一脸疑惑地看着张无忌,“小昭,别乱说话。”小昭的妈妈黛琦丝连忙红着脸对女儿说道。

  “我只是好奇问问都不行啊。”小昭嘀咕道。

  张无忌的脸涨的比上一次还红,不知如何是好。

  谢逊听罢哈哈大笑:“这说明我的这无忌孩儿长大了嘛。”

  众女子皆不明白,正待要问,黛琦丝向谢逊嗔怒道:“谢三哥,你莫要把孩子们都教坏了。”

  谢逊笑道:“怎么是把孩子教坏呢?这男女之事他们迟早都是要明白的,咱们这一把年纪在情色岛上虚度了这余生倒也罢了,孩子们都还年轻,等到能够回到中原的时候恐怕也已经是风烛残年了。难道也让他们在这里枉费了青春不成?

  当年在冰火岛上,要不是我五弟和五妹结成了夫妇,又哪来的我无忌孩儿呢?”

  “谢三哥说的也有道理,那你看他们的事情该怎么办?”黛琦丝想想也对,点了点头说道。

  “好,一切由我来做主。”谢逊顿时得意起来。“我来问你们四个女娃娃,你们可都喜欢我的无忌孩儿?”谢逊问道。

  众女听罢都面红心跳,一个也不说话,谢逊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回应他,于是笑道:“好吧,你们都不好意思开口,我就换一个方式,如果有谁不愿意下嫁我的无忌孩儿,请赶快出声,决不会勉强各位。”

  俏丽的赵敏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盯着张无忌,丝毫没把谢逊的话听进去,冷艳的周芷若把头偏向一边默不作声,天真无邪的小昭则把头埋进母亲的怀里不肯抬起头来。

  端庄秀丽的殷篱说道:“我与表哥早有白头之约,义父何必明知故问呢?”

  “好,我有一位儿媳了,赵姑娘,你呢?”谢逊向赵敏问道。

  赵敏含笑答道:“其实早在中原,我就已经下了决心非张公子不嫁,这还需要问吗?”

  谢逊高兴道:“还是你最爽快,小昭,你呢?”

  “我只是公子的丫鬟,我听我娘的。”小昭害羞地回答道。

  “那也就是允了,现在就只剩你了,周姑娘。”

  “我自小无父无母,现在连师傅也没有了,一切由谢老爷子安排吧。”周芷若幽幽地回答。

  “好,如今在这荒岛之上,你们四位女子也只能下嫁给我的无忌孩儿了,没办法,四女共事一夫是避免不了的了。不管你们愿不愿意,只能如此,不如大家结为姐妹,以后互相敬重,好生服侍我的无忌孩儿,不可相互生事,你们意下如何?”谢逊高兴地问道。

  “可是谁是正室呢?”周芷若问道。

  谢逊答道:“没有正室,大家都是平起平坐,只在年龄上分大小,好称呼些。”张无忌正为此事发愁,听义父这么一说,感到这样最好,连忙点头称是。

  其余的人也觉得这样最好,也表示同意。

  “老天爷也算是对得起我了,不但让我不死,还让我多了四个儿媳妇,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咱们就把事情给办了。”于是众人在谢逊的指挥下,拜了天地父母,拜了堂,四女还义结金兰,根据生辰,殷篱做了大姐,周芷若做了老二,赵敏是老三,而小昭则做了四妹,其余三女还认了黛琦丝为干娘。

  该做的仪式都做完了,谢逊遗憾的说:“可惜啊,这荒岛上没有酒,喜酒喝不成,只好拿羊奶代替,以后再想办法补回来。现在都进洞房去吧!”

  “进洞房?什么叫进洞房?哪里是洞房?”张无忌和四位新婚的娇妻一脸疑惑地问道。

  “这个嘛,对了,原来你们女人住的那一个房间就作为洞房吧,紫衫妹子从今天起就搬来和我住一个房间,反正我也是瞎子,没什么不方便的,况且咱们也算是兄妹。你说呢?紫杉妹子。”

  黛琦丝听罢心跳加快,红着脸说:“随便吧。”

  “至于在洞房里干什么?怎么干?我是个粗人,说不清楚,这几个孩子也都一点不懂,紫衫妹子,不如你就在这里给他们几个讲解讲解吧。”谢逊对黛琦丝说道。

  “谢三哥啊,这个怎么讲嘛,到时候进去了不就明白了吗?”黛琦丝羞道。

  “哎,有人讲解和自己摸索是有差别的,你问问孩子们想不想听?”谢逊正色道。

  “是啊,岳母大人,你就给我们讲解一下吧。”张无忌说道。

  “我们也想听啊,快说啊,娘。”小昭也一脸诚恳地看着母亲。

  “好吧,娘就给你们详细地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也免得你们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受了伤就不好了。”黛琦丝想到岛上就这么几个人,不忍拂儿女们的意,干脆豁出去了,就给他们来个详细的介绍吧。“但是,你们必须听我的安排。不然我就不说了。包括你谢三哥在内。”

  “行啊!”众人齐声答应。然后围成了一圈,都安静的等待黛琦丝的讲解,谢逊虽然年过五旬,可是对于男女之事,也是非常的有兴趣。于是也围在了圈子之中。

  “所谓进洞房,就是指男女之事。其实,食色性也,孔子早就对男女之事下过定义,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男欢女爱原本就和吃饭睡觉一样,是人的本性,千万不要对这种事情刻意的排斥和回避。这些都是正常的事情。”黛琦丝开始了她的讲解。

  这第一句话就让张无忌感到十分受用,原来自己不需要感到羞耻,那些荒唐的想法都是正常的,不禁暗自点了点头,再看其他人,也都在点头,心想:哦,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其实这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繁衍自己的后代,为种族的扩大和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为了让每个人都乐意去做这件事,上天把男女结合的感觉设计的非常的美妙,使得大家都能够来主动地、乐意地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所谓入洞房,其实就是男女之间的结合,对于动物而言,我们称之为交配,对于人类而言文雅的就称为圆房或者房事,粗俗的就称为日逼。”

  说罢众人的心跳都加快了。赵敏、周芷若、小昭和殷篱等人哪里听到过这些理论?一时间面红筋涨,下身早就湿了一大片,而张无忌的阳具更是涨得又粗又长,内裤都快被顶破了。只有谢逊还能够沉得住气。

  “说到这个日逼,我们就要先知道什么是逼,医学上也称逼为阴道,是女人身上的生殖器官,在我们女人身上都有,我们大家不妨都把衣服脱了,一起来观察一下,反正你们都已经嫁给了无忌,让他看看也无妨的,谢三哥看不见,所以你们也不必担心了。”

  众女子听了都非常的难为情,虽然都站了起来,可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愿意先脱下衣裙。可把在一旁的张无忌急得,忙对黛琦丝说道:“岳母,她们都不肯脱,要不我先脱给她们看,这样她们就不吃亏了。你看如何?”

  谢逊笑道:“你先别急,你岳母才讲到阴道,你又没有长那玩意,等一下有你脱的时候。”张无忌只好作罢。  众人听罢这才都松了一口气,黛琦丝此时也已经转悲为喜,一张俏脸说不出的迷人。既然没有了后顾之忧,不好好享受一下实在是没有天理。于是对女婿柔声说道:“无忌,你坚持一会儿,让我再给大家做个示范,你要是不行了,可千万要出声,我也好早些避开,免得铸成大错。”

  不待无忌回答,黛琦丝早就开始扭动腰肢,时而上下,时而左右,一对湿漉漉的大阴唇被张无忌的鸡巴弄得翻起来又收进去,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一声声淫荡的低吼。

  初上战场的张无忌缺乏对阵的经验,哪是岳母的对手。才不过四五个回合,只见他张大着嘴,满头大汗地喘着粗气,早把岳母的话忘到了脑后,就算是想得起也说不出话了,眼看着鸡巴一阵剧烈地收缩,精液就要喷薄而出。

  经验丰富的黛琦丝在发现女婿的鸡巴在自己的体内发热涨大并开始跳动时,已经有了预感,就在张无忌的精液喷射出来的瞬间,说时迟,那时快,黛琦丝猛地站了起来,及时地把张无忌的鸡巴抽出了自己的阴道,但是还是有一些热乎乎的精液扑扑地打在她肥厚的阴唇上,不过还好啦,不是射在阴道里面。

  意犹未尽的黛琦丝将还在喷射精液的龟头抓在手中,一口含了进去,剩下的精液就全吞入了她的口中。无忌的鸡巴这才慢慢软了下来。

  一堂生动而又有趣的性教育课到这里总算落下了帷幕,而情色岛上的性福生活应该才刚刚开始。